义乌农贸城

网站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风采

2017-02-06 16:36:20 义乌农贸城 阅读

想起那些年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总是对汉字辗转琢磨,其中“惜”这个字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如今虽然没那么多心力去研究这些了,但偶尔捻起丝丝缕缕的回忆,还是挺有滋味,这次就把这个字拿出来与大家把玩一番,至于有什么想法和体悟,各见仁智吧。

说文解字里,对“惜”是这么说的,“惜:《卷十》《心部》惜者痛也。从心声。思积切”。“从心声”这个好懂,就是说偏旁和发音,再从字面上看下去,可以说成是惜有心生。惜者痛也有多痛,曾经我以为我体会到的已经很厚重了,后来随着时间推移,再次想起那时种种,总有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只不过当时痛的真的很彻心扉。那何谓思积切呢?我至今还无法准确地去定义它,只能从我个人的体会中归结为两个字——“在乎”。

只有越在乎的事物、情感,人们才越会去想方设法地去珍惜它,得之不易,过程或者结果都是牵人心魂的,所谓惜者痛也。而我后来频频出现“不过如此”的这种感觉,我觉的可能与我随时间而慢慢变化的价值观有一定的关系,一部分之前视之若命的东西,后来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所以才会觉的不过如此,也有一部分,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可以算是我对自己的一种自我保护,苦求而不得的东西对我固然很重要,然而却是真的不能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就会从精神的深层麻醉自己,让自己慢慢去接受现实带给我的真实,最后用“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来安慰自己,虽然这算是一种生物的本能反应,但我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我确实是一个懦弱的人。

“惜”从来都不以一个人的体会为准,更不能去下某个准确的定义,就像这世界上不会有两片完全相同的自然生长的树叶一样,我们每个人也是不同的,对它的体会自然也不尽相同,所以,接下来我也不能去从个人的角度再说下去了,毕竟我不过只有20多岁,见解和感悟不足以著书立说,勉强为之,只会贻笑于大方之家,但我又不会永远只有20多岁,若干年后,我的感悟又会与现在不同,等到那个时候再想想怎么去总结这些年得来的小彻小悟吧。

说好了这篇是和大家来把玩一下“惜”这个字,接下来我从客观层面提供一些数据和方向,供大家体会和感悟吧。

马克思说过,“任何节约归根到底都是对时间的节约”,为什么要节约,因为时间很珍贵,毕竟富兰克林也说过,“时间是组成生命的重要材料”,由此时间的重要性可见一斑,那首先聊一下惜时吧。小孩子从能听懂人们说话的时候,家长和老师就在和他们讲守时和惜时的道理,守时是对他人生命的尊重,惜时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我们听过了不知多少类似“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和“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的古训,可是道理毕竟是道理,不可和自己总结得到的经验同日而语,从和我一同长大的伙伴,包括我自己身上,我看到了太多诸如“青春就是用来虚度的,那么认真干什么”的经典案例。现在想起来会有种种悔不当初的慌乱,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今天的明天,又重复着明天的昨天般的生活,客观的讲一般事件带来的悔恨往往只发生在事发后的13个小时内,重特大事件也会因人而异地随时间被淡化,特殊事件影响的时间可能会很长远,甚至一生,但也不会是每时每刻。就不珍惜时间,拖延症而产生的恶性后果,我小时候,曾不下百次地被母亲训做是一个记吃不记打的人,可见我那时的习性当真不怎么好,当然也不否认现在更是将其中的某一部分发扬光大了。

那么时间对我们到底是如何的概念,辩证地看,如赫胥黎所言,“时间最不偏私,给任何人都是二十四小时;时间也是偏私,给任何人都不是二十四小时”。不偏私的角度来看,时间与阳光和空气不同之处在于,时间不会因为环境的恶化而受到客观的影响,公平是它与生俱来的本性;那时间为何又是偏私的呢?因为用“分”来计算时间的人,比用“时”来计算时间的人,时间多五十九倍,谁对时间越吝啬,时间就会对谁越慷慨。在人与万事万物的交互中,时间的参与度永远是百分之百,并且交互的结果也都由时间来体现,就像农村里常说的一句土话:“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所以爱默生说了句,“年”教给了我们许多“日”所不懂的东西。生命仅此一次,人生不过百年,百年也只是三万余天,人们出生的时候就开始以一个不确定的数字倒计时,虽然这个数字不确定,但范围还是有的,所以既然我们一天天地活着,还是要像海伦·凯勒一样,要有把活着的每一天看作生命的最后一天的态度。虽然这么说稍显的极端,但是蓦然回首时,也可叹不会过分的虚度此生。

第二个话题,我想从大数据小概率的角度来读一读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从出生开始我们就在一条人的河流中穿行,如果遇到仅指相遇,以每天能碰到1000个以前从未相遇的人计算,当一个人80岁的时候,他累计会遇到2920万个不同的人。地球上现在有60多亿人口,因此他遇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机率不到千分之五。如果遇到指相识,以他见到这个人觉得有印象这个最低标准为底线。假设他每天认识10个陌生人,在他80岁的时候,他总共会认识29.2万个人,在60多亿人口里,他遇到他们的可能性低于十万分之五。如果遇到指相知的人,移动电话SIM卡的通讯录中最初也只能存200个电话号码,但是我们常联系的能有几个?在我们生命中能当此分量的人会超过60个吗?就按60人来算,与人相知的概率最多也就亿分之一。而事实上,60多亿人中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活到80岁,也并不是每一个人每天都能碰到1000个不同的人或认识10个新朋友。我们中的绝大多数,每天都在同样的地方遇到同样的人做着同样的事情。一生或许都只是生活在一两个城市里,终老的时候对这个城市的大部分人也同陌路一般。同样,我们寻觅一生最多也只找到三两个知己,更何况还有很多人孤独一生。所以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讲,我们遇见某一个人的概率远远小于千分之一,认识某一个人的可能也远小于十万分之一,如果我们有幸拥有一两个可以称得上知己的人,那么恭喜了,因为彼此生命轨迹的交汇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地球很大,但属于我们的世界其实很小,生活看似喧嚣,可属于我们的热闹其实也并不没有多少,人是群居动物,也是孤独的个体,人与人相知的概率已经如此之小,更何况两个人能走到一起建成家庭。三千弱水,取一瓢独饮,根本就不是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求得共枕眠这么简单,所以惜缘。

古人有谓:“井涸而后知水之可贵,病而后知健康之可贵,兵燹而后知清平之可贵,失业而后知行业之可贵。凡一切幸福之事,均过去方知。”我也只能在后面补一句,古人诚不我欺。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幸福都是生活对我们的恩赐,这里我也不想用佛教亦或是基督教等宗教教义中的福报或恩赐去阐述它们对我们的意义,于我来讲,最真挚的情感,最宝贵的生命,最平凡的幸福,都将融入我最在乎的人生里。

迁延蹉跎,来日无多,衰草枯杨,青春易过,我们所拥有的都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奢侈品,有什么理由不去好好珍惜呢?

                            (办公室 董瑞)

Powered by MetInfo 5.3.9 ©2008-2018 www.metinfo.cn